【最新震撼消息】助纳吉一手遮一马案!警方终于出手对付这俩家伙了!网民:等这一天很久了!

粉腸看世界 03 July 2019 Wed 巴打睇世界
(吉隆坡2日訊)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表示,大馬皇家警察部隊正在調查有關前總檢察長丹斯里阿班迪和反貪會前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被指掩蓋一馬公司(1MDB)金錢被盜的醜聞。

他在下議院以書面回答行動黨甲洞區國會議員林立迎的問題時證實,反貪會接獲指控前檢察長和反貪會前主席濫用職權以掩蓋SRC國際公司和一馬公司案件的投報。「無論如何,這宗案件是由立場中立的警方接手調查。」

「警方的調查仍在進行中。警方也已傳召數名反貪會的證人供證。」林立迎是詢問部長當局在調查前總檢察長、反貪會前主席、前總警長以及其他政府高官,涉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有關掩蓋一馬公司金錢被盜的案件所扮演角色的進展。納吉SRC案審訊最新進展?蘇博:匯500萬給Gandingan Mentari?「聶法依沙或偽造我簽名」 

3869KLM2019711152163685166.JPG

SRC國際公司案第42名證人,前SRC國際公司非執行董事拿督蘇博雅欣向攝影記者比出「V」的手勢。 (吉隆坡1日訊)SRC國際公司前非執行董事拿督蘇博雅欣不排除該公司前首席執行員聶法依沙可能在銀行轉帳的文件上偽造他的簽名。辯方首席律師丹斯里沙菲宜在盤問時,聲稱蘇博可能不同意SRC國際公司匯款500萬令吉予子公司Gandingan Mentari私人有限公司的轉帳,蘇博表示「是的」。沙菲宜又問聶法依沙偽造其簽名,並把它交給銀行,蘇博回答:「可能」。當庭簽下40簽名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被控涉及SRC國際公司洗錢案今日進入第30天審訊,第42名控方證人蘇博雅欣今日第二度上庭供證,他今日當庭簽下40個簽名,以便確認他是否因為曾經中風而簽名有所改變,也證明沒有人的簽名可以做到完全一模一樣。沙菲宜用了較長的時間比較了掃描和紙本文件上的簽名,並指兩個簽名是截然不同的,儘管它們是同一文件的副本。他主張紙本文件上的簽名是由其他人偽造,而掃描的文件是使用了蘇博真實簽名的掃描副本,蘇博在受詢時表示對沙菲宜所展示的比較結果感到滿意。沙菲宜表示,他已經實際地和最終證明了蘇博在紙本文件上的簽名是偽造的,而掃描的副本是被複製貼上後發送給銀行。「我假設是聶法依沙偽造了你的簽名,並掃描了偽造的簽名,然後把它發給了銀行,你同意嗎?」蘇博回答有可能。沙菲宜也暗示聶法依沙利用了蘇博對他的信任和蘇博健康出問題時而這樣做,他回答可能是。沙菲宜在本案第9天審訊結束後對媒體說,蘇博在銀行交易的掃描和書面文件上的簽名有可能遭他人複製,才會出現簽名一模一樣的情況。依聶法依沙要求籤名轉帳蘇博雅欣指出,他不知道為甚麼會簽署SRC國際公司於2015年匯款500萬令吉給子公司Gandingan Mentari私人有限公司的轉帳指令,他當時只是遵從聶法依沙的要求而簽名。沙菲宜基於蘇博雅欣在文件上的簽名有差異,要求他現場提供簽名樣本。沙菲宜指蘇博雅欣在SRC國際公司和Gandingan Mentari有限公司擔任職務時,簽署文件時出現不同簽名,蘇博雅欣指當時是「隨意」(ikut sedap)簽名。沙菲宜詢問證人,「隨意」和一般簽名有何不一樣?「當時我在簽署文件時,是隨意。我的簽名可能有所不同,所有人簽名也可能有所不同。」沙菲宜指沒有人的簽名可以是一摸一樣的,除非是機器人,證人回答或許吧。沙菲宜接著要求法庭讓蘇博雅欣在現場提供簽名樣本,因為蘇博雅欣被反貪會錄取口供後曾經中風,因此辯方想要確認其簽名是否因為中風而有所改變。蘇博雅欣透露,他被反貪會官員錄取口供時,官員也曾要求他提供簽名樣本,但有關官員並沒要求他解釋為何會有不一樣的簽名。法官莫哈末納茲蘭允許沙菲宜的要求,並指示蘇博雅欣在兩張紙,各別簽下20個「隨意」簽名和20個正式的簽名。要求展延審訊出席國會納吉申請遭法官駁回國會下議院會議今日提呈動議辯論強制所有國會議員包括反對黨議員申報財產,也是北根國會議員的納吉向法庭申請騰出兩天審訊日出席國會會議,控辯雙方進行大約40分鐘的「辯論」,最終法官駁回申請。沙菲宜在控方開始盤問證人之前,向法庭申請讓其當事人騰出兩天審訊日出席國會會議,以便參與辯論。沙菲宜指出,其當事人兩天前收到國會的通知,指今日國會下議院會議上提呈一項動議,強制所有國會議員包括反對黨議員必須申報財產。沙菲宜指出,其當事人只是要求在今日,以及國會下議院提呈投票年齡從21歲降低至18歲的修正法案當天,出席國會會議。他指納吉有責任出席會議,而他也尊重法庭,所以之前沒有在國會會議期間申請缺庭。他引用已故卡巴星律師和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的案件,指兩人之前曾申請延展審訊以出席國會會議。也援引《1952年國會(特權與權利)法令》第9條文,指阻止議員出席議會是一種罪行,他並非指法庭阻擾納吉出席國會,但納吉有權利履行法定義務。總檢長指本案審訊緩慢然而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指出,本案審訊進展緩慢。根據審訊時間表,本周有3天審訊,而從下星期開始,審訊從星期一至星期四。他說,直到7月18日的國會會議是提呈法案,而法案的表決有時會在下午5時之後進行。「他作為被告沒有任何優惠待遇;這是一個很糟糕的理由,最應該尊重的是法庭已經定下時間,法庭有法庭的紀律。」他也要沙菲宜澄清,有關他指如果納吉不能出席國會會議,法庭被視為妨礙議員職責的言論。法官莫哈末納茲蘭裁決時指出,考慮了國會會議的因素,不確定提呈的動議甚麼時候進行投票表決。「雖然法庭無權阻止議員出席會議,但被告面對的是數項嚴重的指控,因此法庭允許審訊如常進行。」

3869KLM2019711153523685183.JPG

納吉的辯護律師卡瑪魯希山(左起)、尤索夫和法漢里阿在開審前商討案情。 

3869KLM201971115393685179.JPG

身穿藍色西裝的納吉(左)通過辯護律師申請展延審訊一日,以讓他出席國會會議,惟申請被法官駁回。